TCL工业谷歌 TCL旗下的格创东智能否做成“工业互联网界的谷歌”?
   缘19881 2020/11/30 11:00:08  查看:352  评论:0
  • 脑子库VIP会员
  • 人工顾问一对一服务,申请商标注册,优惠价格:698
  • 天猫店铺转让
  • 阿里品牌库精品商标转让
  • 广告联系
图源:TCL 图源:TCL

图源:TCL

原标题:行业混战、格局未定,TCL旗下的格创东智能否做成“工业互联网界的谷歌”?

来源:界面新闻

记者:徐诗琪

作为官方定义的“新基建”七大领域之一, 连接着人、数据与机器的工业互联网,正在国内掀起一波前所未有的热潮。从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,到从事传统制造的富士康、三一重工,企业们都不敢放缓脚步。

这其中,TCL凭借在半导体制造的经验也孵化出一家颇有抱负的公司——格创东智,它的目标是“成为工业互联网界的Google。”

脱胎于TCL的格创东智成立于2018年,不仅服务于TCL内部,也对外服务其他类似的高端制造业,涉及半导体晶圆制造、集成电路、显示及材料、新能源、3C电子等。

德国早在2013年就提出了工业4.0概念,即利用信息化技术促进产业变革。相较而言,眼下国内的工业互联网还在发展早期阶段。根据信通院发布的报告,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附加值规模在高速增长阶段,预计2020年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占GDP比重约有2%,对经济增长贡献将超过11%,成为国民经济增长最活跃的领域之一。

高速发展的同时,工业互联网行业也存在大大小小的问题。比如各家都有不同的设备标准与平台,融合程度很低;大企业“不会用”(不了解相关技术)、“不能用”(设备联网率低、标准化数据协议普及率低),而小企业又因资金投入大、回报周期长而“不敢用”。

面对这样的现状,用TCL实业副总裁、格创东智CEO何军的话说,行业内还在“春秋战国时代,最终格局会重组。”

经历过2019年的资产重组,今年又接连收购苏州三星面板产线和中环电子的TCL科技,与另一家面板厂商京东方一起稳坐面板双雄的位置。而从事半导体行业的精密制造,其对数字化与智能化的要求比其他制造业更高更严。

据了解,TCL在2016年就开始重视自身智能制造的能力,并由高级副总裁陈盛中带队,成立了数字化推进委员会。实际上,许多制造业企业可能把数字化建设扔给IT团队,或让运营中心分管,缺乏业务与IT的融合,而TCL在战略层面将其拔高,加速了工业互联网在内部的推广

格创东智诞生后,其在IT层面起到了与业务协同互补的作用。

以疫情期间的TCL华星工厂为例,由于面板制造的特殊性,厂内设备需要24小时不停歇地运转,员工也必须配合机器轮流转。TCL华星工厂在疫情期间没有停工也无人感染新冠,有赖于格创东智的快速反应——在一星期内做出了可以检测管理工人体温和位置的防疫App,保证了TCL华星工厂的正常运转。

如果将工业互联这张“网”铺开,你会发现它有多个层级,从下至上有设备层、网络层、平台层、软件层和应用层,其中平台层是产业链上下游的关键环节。不同于消费互联网的是,工业互联网的行业特性很强,行业机理难以跨行业应用,目前,格创东智主要针对半导体、集成电路这类高端制造业。

高端制造业大多是“流程型制造”,以产能驱动订单,生产的连续性和机器自动化程度很高,与连续加工的过程密不可分。与之对应的是“离散型制造”,订单指导生产,例如福特著名的汽车流水线,人工比例高,不同零件组装可以分开。

何军介绍道,格创东智的重点并非帮助客户降成本、减人工,毕竟高端制造业本身就是重投入型行业,自动化程度很高,“几百亿砸一条产线,设备非常昂贵”。

他们要做的是更好更全面地掌握设备和制程数据,以帮助企业提升良率。“良率每提高一个点,可能带来上亿利润的提升。”他说。

据了解,目前格创东智在TCL华星深圳的t1、t2产线布局了3万个数据采集点,通过大数据分析建立预测模型,及时监控和反馈设备状态,因此将设备宕机停机造成的损失减少了10%以上。

目前在工业互联网领域布局的企业有五种类型:一是从制造业孵化而来的,如美的的美云智数、三一重工的树根互联,格创东智也从属这一类别;二是BAT等互联网头部公司;三是传统软硬件公司,如用友和浪潮;四是工控与工业自动化的企业,如浙大中控;五是创业公司。

何军认为,第一类从制造业孵化出来的企业,将更有生命力,会成为主流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之一。

然而真正落到企业转型的实处,却问题丛生。

例如行业内近来的热词“5G+工业互联网”,实际上是利用5G网络专网专用、低时延、广覆盖、大带宽的优势,去实现工厂内各个应用的升级。如用无人机管理园区;让AGV小车更加智能化,完成复杂和自主的操作;利用AR技术实现跨境的远程操作等等。

理想很美好,现实却有些骨感。5G专网的铺设费用很高,运维成本也高,对于大企业而言或许可以承担,目前市面上代表性的示范园区,的确都来自TCL、美的、格力、富士康这类知名大企业。但放到中小企业身上,5G应用反而成了成本高昂的负担,许多企业有心无力。

目前,国家正有意推动5G+工业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,据中国铁塔披露,广东现已累计建成了11万座5G基站。何军认为,中国在5G建设方面有优势,随着铺设速度加快,使用成本也会降下来,让更多中小企业用上。格创东智的目标也是把5G+工业互联网方案产品化,降低使用门槛,变成可复用的方案。

从人员规模来看,格创东智成立初期团队有400人,截至目前将近900人,目标在2021年达到一千多人。

何军认为这个数字还远远不够,但目前工业互联网面临的问题在于人才匮乏。一方面,高端人才更倾向于选择互联网大厂;另一方面,就算招进来了,人才可能没有工业背景,需要花长时间培养。在未来一段时间,人才问题都将是掣肘工业互联网发展的一个难题,急需引起重视。

行业发展初期难免混乱,格创东智与其他同行也存在业务重叠的问题,需要与巨头正面竞争。对于最终谁能主导这个生态,何军表示,目前行业里的合作伙伴是竞合关系,要保持开放心态:“当大家在一个行业做得够深,你的应用就可能和它的平台绑定在一起。”

他还表示,制造业的体量巨大,眼下服务商的数量甚至不够。“就算有四五百个工业互联网企业,都很难满足市场需求。我们认为工业互联网厂商不是多,而是可能不够。”

关于今后的增长目标,何军表示,格创东智希望在3-5年内做成“工业互联网界的谷歌”,成为业内标杆性的企业;其次,他希望未来能做出两到三个让中国人自豪的工业软件。


  扫一扫,关注公众号,邀你进商标行业群,做商标大买卖  
还在等啥快!快!快!

商标人之家
注明:本文由用户发表,如有问题请联系客服处理

收藏主题,收藏好内容,方便下次查阅
自由鹰 / 9类电子器具 自由鹰商标转让4300
瘦瘦鱼家具家居商标20类 瘦瘦鱼4400出售转让中
瑰舒 / 3类日化用品 瑰舒商标转让6500
徽味小聚 / 43类餐饮住宿 徽味小聚商标转让8300
凡炫商标 20类 家具家居商标转让 凡炫5500低价出售
葆寿臣 / 5类医药商标 葆寿臣商标转让15400
范山商标 / 29类 / 食品商标商标转让 范山33000元

更多内容



暂还没有回复,请坐沙发,第一个吃螃蟹吧